热点推荐词:

新闻动态

股东大会刚开完,救护车来了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9/10     浏览次数:    
从今年6月底以来,大连圣亚(600593.SH)就因股权争夺成为A股市场的焦点。历经两个月后,大连圣亚股东之间的矛盾并未缓解,反而愈演愈烈。
9月7日晚间,大连圣亚公告称,公司第七届二十三次董事会于2020年9月7日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本次会议应出席董事8人,实际出席董事7人,董事毛崴先生因在公司遭受暴力事件受伤,无法出席本次会议。
所谓“暴力事件”,即指9月7日下午大连圣亚临时股东大会后上演了“全武行”,公司新任董事长、副董事长均被强行架出来,同时有人受伤并被送往医院救治。
股东会后上演“全武行”
9月7日下午是大连圣亚临时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结束之后随即召开董事会,而“暴力事件”正好在此期间发生。
磐京基金、新任董事长杨子平,均是以二级市场举牌方式成为大连圣亚股东的,随后即爆发控制权争夺战。公司也迅速划成两大阵营:一方是外来股东磐京基金、新任董事长杨子平及其推选的董监高人员;另一方是原国资大股东、创始人股东推选的董监高人员和公司高管、员工团队。双方矛盾不断激化。
从当前股权结构来看,大连圣亚第一大股东为国资星海湾投资,其持股24.03%;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17.8%;杨子平持股4%。但股东杨子平因其提名及自身担任董事的人数合计已过半数,其已实际控制了公司董事会。
临时股东大会上,原国资大股东星海湾投资提交的人事任免议案全部未能通过;而外来股东磐京基金和新任董事长杨子平,凭借股权优势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如愿罢免了星海湾投资派驻的董事吴健,以及独立董事梁爽。此外,原监事会成员也被大换血。
至此,大股东方面已被彻底“扫地出门”。而在大连圣亚此前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也曾明确表示星海湾投资已不再对公司享有控制权。
随后,临时股东大会后发生了“暴力事件”。红星资本局获得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有人大声呼叫被袭击,手机被抢,还遭到对方锁喉;一名磐京基金方的股东代表被大连圣亚安保人员反剪着双手架出了大门;磐京基金董事长毛崴更惨,被一群人从办公区抬了出来,直接扔在门前的地上。随后双方以电动伸缩门为界展开对峙,互相谩骂并推搡。
在冲突中,大连圣亚新任副董事长、磐京基金董事长毛崴和一名股东代表受伤,事后被120急救人员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在被抬上救护车之前,毛崴表示,自己遭遇10多名大连圣亚安保人员的围殴,后脑勺也受伤了。
新任董事长杨子平表示,有10余人冲入董事会现场,以清场为名开始采取夺手机、打人等暴力行动。“他们把我硬生生地架出来,毛崴与另一位股东代表被打伤。”
“内斗”已持续两月
针对新任董事长杨子平、副董事长毛崴声称被遭遇暴力事件一事,大连圣亚公司一位相关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公司安保人员是按照应急管理流程执行清场工作。“双方是有一些冲突,但并没有所谓的暴力伤人。”该人士表示,警方已经来公司调取现场监控视频,这可以还原事实和真相。
该人士还称:“在此次冲突之前,反而是杨子平、毛崴方面多次骚扰公司,影响员工正常工作。”最近的一次是8月31日下午,杨子平、毛崴带领十余个不明身份人员围堵公司大门,并通过言语恐吓、推搡、攀爬等手段意图强行闯入公司,严重干扰公司员工正常工作及出入。
但杨子平方面则表示,自己是作为公司新任董事长,要进入公司履职,结果被阻挠,连公司大门都进不去。杨子平一度还自己带着扩音喇叭前往大连圣亚公司门口,用喇叭循环向大连圣亚的员工们播放自己的演讲,但并没有什么效果。此外,杨子平还因拿不到大连圣亚的公章和信息披露密钥,前后多次报警称公章被窃取。
而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公众号则称杨子平随意报假警、严重干扰公司正常经营秩序。并称杨子平、毛崴等人连续召开多达9次董事会,“把斗争贯彻为主旋律,大规模清洗董监高”,置公司处于重大风险境地而不顾,对公司面临的严重困难听若惘闻,视而不见。
大连圣亚自从外来股东磐京基金、杨子平进入董事会后,就陷入持续的内斗之中。近期更是呈现白热化态势,新老股东在董事会控制权、人事斗争、印章争夺方面频频过招,引发市场强烈关注。

9月2日晚间,这家上市公司还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连续发布5条立场自相矛盾的公告,围绕“解聘董事会秘书是否符合程序”一事针锋相对。而这5条不同立场的公告,分别代表的主体是公司新任董事会和原来的监事会。

上海跨省救护车出租转载红星新闻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